首页  >  科普与人物  >  航天知识 > 正文

火星表面有液态水预示着火星探险进入新时代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09日字体: 【大】【中】【小】

  火星上有液态水这项新发现,点燃了红色星球存有生命的希望,预示着人类火星探险进入了新时代。

  你或许会想像第一批人类探测员即将在某条盐水小河旁边降落,利用这些盐水制造可饮用的淡水。说不定他们还有可能在潮湿的火星岬角和裂隙找到生命,这些地带是微生物在灰尘遍布的红色星球上尚能生存的区域。

  然而现实层面却错综复杂得多。找到流动水的证据,跟找到生命是两回事。目前,科学家并不知道这些水从何而来,或是火星渗出水中的化学物质实际上是否有利于生命存在。而且很可惜的是,我们有可能很久之后才能到火星一探真相。

  “现在就弄来一艘干净到足以发射登陆载具或探测器至火星的太空船,是难上加难。”贝沙尼?艾尔曼说。这位加州理工学院的行星地质学家指的是附着在太空船的地球微生物污染火星地表的疑虑。
  不过还是有令人振奋的理由。这些季节性的渗出水,科学家称之为季节性斜坡纹线,“有可能是找到现代生命的最佳地点,”她说。

  生命的可能性

  分析资料已证实,那些于夏季出现在火星斜坡上令人费解的条痕,是液态水造成的景象。这些液态盐水,或许能有利于化学反应,甚至可能维持生命。

  从装载于火星侦测轨道器的高解析影像及科学实验相机所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这些深色水痕,就像火星本身一样,散发着粗犷的美感。不过独树一帜又戏剧性的深色痕迹,比较像涓涓细流,称不上水流。

  深色水痕有可能来自于某种地下含水层,或是埋于地下的冰原,在天气变暖时融化,融化的火星水便沿着斜坡往下流。

  尽管这种论点有其可能性,因为火星地表下埋有冰是已知的事实,但是科学家认为他们所支持的说法可能性更高:火星上的水来自大气。假使为真,想要探索这种资源可就更加棘手了。

  不过,来自大气的水汽如何构成这些深色条痕呢?火星一如地球,其地表的盐可吸收大气水汽,并将水汽困在盐的晶体结构内。潮湿的晶体变暖就会分解,整个液态混合体受到重力的拖曳,便自行滑落斜坡。

  在智利极度干燥的阿他加马沙漠中,就有这种称为“潮解”的相同机制,是某些极端环境下的生物赖以维生的关键,克里斯?麦凯说。他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太空生物学家。

  但是,火星上发生的状况未必会相同。麦凯强调,火星条痕附近的盐类称为高氯酸盐,其所形成的水混合体与我们在地球上最习以为常的盐有所不同。事实上,这些高氯酸盐条痕的性质,类似南极的唐胡安池。唐胡安池是地球上盐度最高的液态水体,而且完全没有生命存在。

  “这种盐水不利生存,对生物毫无用处,”麦凯说。“没有生物可以在唐胡安池的盐水中生存。”

  跟着水走

  这样说来,源自太空湿气的渗出水或许就无法成为人类殖民者最便利的水源,不但如此,那些渗出水可能也算不上是火星微生物的理想栖息地。那么,是否就不值得一探究竟了呢?

  当然值得。我们目前根据地球这个单一样本的经验所得出的观点是,生命往往出现在有水的地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一直以来受到“跟着水走”这句箴言的驱策,寻觅着天外生命,原因就在于此。

  令人泄气又讽刺的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现在不能跟着这种特殊的水走。还不到时候。

  天文学家计算火星随着时间所丧失的水量,推测发现这个星球的表面有五分之一曾经被古老的海洋覆盖。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星球保护办公室警告说,派遣太空船到有液态水流动的区域风险太高。在那些条痕中寻找水分,即彰显该地带为“特殊区域”,唯有经过彻底清洁或消毒杀菌的太空船才能在那里降落,德国航空太空中心的恩斯特?豪尔博表示。

  倘若搭便车的微生物得以在前往火星的旅程中幸存,尔后进入盐水中,它们有可能以此为据点,扰乱红色星球。这种局面不但会使日后任何的火星生命探测之举变得复杂,同时也有可能导致灾难:别忘了我们在地球上是加速入侵种扩散的佼佼者。

  虽然消毒过的机器人落下微生物的可能性,远少于人类在火星上漫步(有些人认为这就是太阳系探索的下一个目标),而地球的微生物也未必有可能在火星盐水中繁衍茁壮,但是,这样警告实有其必要。

  倘若过去十年的行星探测有任何重大新闻,那便是水无所不在。它藏在卫星灰尘里、冻结在水星被阴影遮蔽的火山口中、从彗星背面流出,隐身于冰质卫星的地壳内。火星总算成为已知有水流动的天体一员,即便没有那些大胆的臆测,光是这个消息本身,就已魅力十足。

  现代火星是至今仍有液态水存在的活跃世界,“它正‘蓄势待发’,”艾尔曼说。 “只要气候有一点变化,就会让水蔓延得更广泛。”来源:《美国国家地理》


分享:
【关闭】 【打印】

必威登录平台☛「官网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