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与人物  >  航天知识 > 正文

日本航天未来发展方向

发布日期:2008年09月10日字体: 【大】【中】【小】

  日本的航天活动正处于十字路口。民用航天计划经费多年来在日趋减少。而就在同一时期,日本却看着中国登上载人航天计划的征程;美国也在重振返月登火星的太空探索计划;朝鲜在继续发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计划。面对上述挑战,日本将做出决策,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发表一项体现这一决策的新的政策声明。这些决策将会对确定日本航天未来发展方向产生重要影响。 

  以下是本报告对日本将会追求的4条可供选择发展道路的分析:

  1.维持现有投资水平和维持现有航天计划、承诺和规划(亦即维持现状);

  2.维持现有投资水平,但缩小航天计划规模、承诺和规划,使其雄心与现有投资更趋一致; 

  3.增加航天经费和计划管理职工的人数,继续将航天活动的重点放在民用/商用上;  

  4.将航天计划的重点放在军事/情报上。

  无论选择第1条或第2条发展道路,航天计划的总投资将会平稳保持在现有的2750亿日元的水平上。但是日本侦察计划增加的任何开支将会从民用航天计划的经费中扣除。若选择第1条道路,在研的和规划中的航天项目不会发生重大缩减。由于航天投入保持平稳,所有与航天应用相关的计划可能会得到发展,H-2A运载火箭的升级型也会得到发展。而在空间科学和月球探索领域,SELENE月球轨道器和月球-A计划可能会和飞向金星的行星-C任务一起得到发展,并保持平均每年有一次空间科学探测任务。由此可见,JAXA承诺的责任将继续超出其能力。而质量控制似乎仍是一个经费和人员投入不足的领域;日本航天产业也同样得不到更多的投资,也无法为发展高可靠的航天系统更新改造其制造和测试设备。如果选择走第1条发展道路,日本航天计划在过去10年的表现也许还会重演;骄人的航天成就伴随着重大航天事故的频频发生。

  若选择第2条发展道路,日本会将其航天雄心大志缩减到比较准确地反映其投资水平的规模上。未来几年也许不会启动新的航天计划。空间探索计划也会限制在SELENE和月球-A两项计划上,或许还会与美国新太空探索计划捆绑在一起执行,某些在研或计划中的项目也许会被推迟、削减或取消。然而选择缩小规模的这条发展道路,所能节省的开支是有限的。因为在面向应用的一些重大遥感卫星计划中,ALOS卫星已经完成研制工作,正在等待发射,而计划在2007年发射的GOSAT卫星是用于观测温室效应气体的。该卫星的测量结果对全球变暖的了解和监测很有帮助,这是日本发挥重要政治作用的领域,也是作为日本履行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证据,因此在遥感领域削减GOSAT经费开支的可能性很小。

  在重大的通信/导航应用计划中,宽带互联网技术试验和演示卫星(WINDS)是JAXA正在与日本信息与通信技术研究所联合开发的项目,也是政府投资信息技术用于实施电子日本(e-Japan)优先政策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该计划也许会继续执行。而工程试验卫星-Ⅷ(ETS-Ⅷ)的大部分研发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准天顶卫星系统是面向导航、通信和广播相结合的卫星系统,在第二条选择道路下最容易成为推迟、削减或中止执行的目标。

  若选择第2条发展道路,另一项最易被削减的项目就是H-2转移飞行器(HTV),它是日本打算用来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的不载人飞船。若要发展HTV,就需要发展升级型的H-2A运载火箭,而H-2A火箭目前还面临许多问题。按目前的计划,HTV是唯一需要将H-2A升级的有效载荷。在日本有人担心国际空间站不会出现原先设想的那么多利用HTV的需求。在预算紧缺和政府对国际空间站计划投资所获回报不确定的大环境下,日本可能将推迟执行HTV计划作为节省经费的一种明智选择。

  日本航天产业在第2条选择道路中也许会和第1条选择道路一样得不到更多的航天投资。而推迟或中止准天顶卫星计划又会使日本航天商业化进一步出现倒退。另一项银河快车低地球轨道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商业航天计划,也可能会成为财政紧缩环境下的牺牲品。

  如果选择第3条发展道路,日本应当做出决策在民用/商用航天计划中增加新的投资。这样才能使其航天投资更加符合国家的宏伟目标。JAXA现有的预算应当大幅度增加,并将新确立的重点放在民用航天计划上。如果选择这条路,JAXA的航天计划将不会被推迟、削减或取消;质量控制将会受到更多的重视,并得到更多的经费支持。升级型的H-2A火箭会被开发,HTV计划也会如期完成。日本的准天顶卫星系统也会以更积极的态度继续进行下去。在月球探测方面,除了计划中的SELENE和月球-A外,还可能会追求更加雄心勃勃的月球计划。日本也许会参加美国的航天探索计划,并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日本选择第3条发展道路的最雄心勃勃的目标应当是追求独立自主的载人航天计划,以便在亚太地区与中国展开争夺航天领导地位的竞争(正如前面已提及的,我们判断这种载人航天计划未必是以优势强大的经济条件为基准。)

  最后一条选择道路,就是日本将会决定改变其航天投入的重点,使其重心从民用航天转向最新热门的军事/情报航天计划。朝鲜现有的和演进中的弹道导弹及其大规模杀伤武器(WMD)的能力可能会使日本确信除了改善其侦察能力外,还需要拥有自己发射的导弹预警探测系统。中国军事力量的不断增强也会助长日本拥有更强大的独立自主侦察监视能力的欲望。JAXA理事长立川敬二在2003年3月关于信息采集卫星计划的谈话中,对日本走向独立自主的描述是:“它是一种技术上的独立自主、信息上的独立自主。这对日本非常重要。”

  如果日本扩充其军事航天计划,就要渐进且连续地改变政府政策,使公众接受这项有关军事利用航天力量的政策改变。日本自卫队部署到伊拉克只不过是这种变化的最新例子。这些变化对美国政策制定者提出了新的挑战和机遇。日本在近期到中期将继续依赖美国的某些关键卫星部件,而且也许会继续在图像分析、任务规划和相关软件及硬件等重要领域寻求美国的帮助。这将为美国遏制日本发展的步伐提供某种程度的杠杆作用。它也为美国在某些计划(如东亚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中与日本分摊费用提供机遇,并为供应日本卫星分系统或部件的美国航空航天承包商带来商机。

  然而,美国帮助日本提升军事航天能力并非没有风险。许多亚太地区国家对日本军事作用的任何增强都保持关切。例如,中国和印尼已对日本在导弹防御系统中的作用表示关切,认为它会触发区域性军备竞赛。独立自主的日本侦察卫星计划,即使是在有限的技术能力和分析能力上获得其中一种自主性,也将会使美国在未来与日本进行情报共享交易时失去杠杆作用。另一风险是,向日本转让的技术可能会存在向第三方转移的渠道。因此,限制使用美国技术再出口的政府与政府间协定(类似于1969年美日关于运载火箭技术的协定),是阻止这种扩散的良好开端。此外,还必须对转让给日本的硬件、软件和专门技术采取足够的安全保护措施。但是从长远看,日本将会走出一条利用民用航天计划中成熟的技术与经验复制军事/情报航天计划的发展途径。这种途径就是向美国采购他们所需的技术与专长直到日本有能力开发国产的航天系统为止。

  即将出台的新政策将为我们了解日本选择哪一条发展道路提供第一手资料。对日本来说,这是决定它是否要投资航天,实现进入航天大国前列的一次机遇;也是日本能否成功实现与美国和欧洲航天公司在国际市场上展开竞争的一次机会;以及日本是否要追求本国载人航天计划,或者利用扩展的航天探索计划,响应中国载人航天飞行挑战的一次机会。这项新政策也会为我们了解日本是否会将现有的以民用/商用航天为重点转变为以军事/情报航天计划为重点提供蛛丝马迹的信息。如果以军事/情报航天计划为重点,将预示日本在东亚,也可能在东亚以外地区发挥更大军事作用的一次新的转变。

分享:
【关闭】 【打印】

必威登录平台☛「官网进入」